fbpx
Connect with us

Hi,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All posts tagged "掉头发"

新闻

相信许多人都有个空姐/空少梦,梦想在飞机上服务顾客的同时,还能到世界各地探索他们的美。不过,当空服员并非外表中的那么光鲜亮丽,他们需要承受的压力也不必其他行业轻,很多人最终也选择放弃高薪离职了。 早前,台湾一名空姐就在Dcard Po文,分享自己「离职的3大原因」。   这一篇可能是很真实,很沉重,但还是想与各位分享,不是全然的美好~ 在2018年的11月我正式离开了新加坡航空公司,满五年合约的我,拿到了新币一万块(还未扣税前,约RM30500),算是20万台币(约RM28700)的奖金。 相信对于许多学生或者台湾人来说,是笔很多的金额!但其实我们正常一个月几乎都是8~10万(约RM11400~RM14300),有时班表好的时候,能到11、12万(RM15700~RM17200)。所以…这笔奖金到底,值不值得? ▼那时候离开的最后一个班是马尼拉Layover,正常都是来回班。   在回来台湾之后,最常就是听到别人说,薪水这么高怎么舍得离开? 刚开始回来台湾真的不容易,尤其我开始做自由工作者,不稳定的接案,不稳定的收入让我很恐慌,但我还是知道,我必须得回来! 原因一:身体被搞垮 我在第四、五年时,睡觉基本上都得靠药物,我会跟医师要那些容易导致嗜睡的感冒药,跟一些在日本买的成药,来帮助我负荷这些日夜颠倒而调适不过来的时差。 (前三年都还好~ 勉强可以逼自己入睡)   最后一年时,常常因为背痛导致身体一动,就会痛。几乎把肌肉松弛剂当三餐吃的程度,这个伤其实是在我第二年飞的时候,有个乘客说请我跟他(一起)帮她把手提行李放到顶上置物箱,还没放好时,她就松手,我突然需要一瞬间承受一个行李箱的重量(绝对超过7公斤),我的背当时候就可以感觉到一股不适。 *请各位乘客知道,空服员是(协助)置放行李,我们真的没有比一般人强壮💪🏽   加上,我头发掉好多,身为一个女生,看到自己照片中常常看到头皮,每次洗头发就会掉好多好多的头发,我真的很害怕~   原因二:请病假就很难迁升 我还在飞的时候,病假是算在升迁资格评分的,我看见自己工作表现评核在前20%,但加入病假后,我成为了倒数20%的人。 病假被列入升迁考核机制这件事,最后有被移除,但那时候,我已经快离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