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Connect with us

Hi,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All posts tagged "家人"

时事

这是要跑回家继续洗澡,还是要关水? 据《Thaiger》和《8world新闻网》报导,泰国Surin府一名59岁男子Prueang Enmak日前因死而复生一事,引起了社会关注。 Enmak的妻子指出,事发当时Enmak喝了两到三罐啤酒后就去洗澡——由于很久都没传来动静,妻子随即前往查看状况。这才发现Enmak早已晕倒在地,停止了呼吸!于是,妻子马上致电医院寻求帮助,而其他家人则为Enmak进行心肺复苏术。 收到运送Enmak“尸体”消息的医院人员赶到现场,并为Enmak进行了长达20分钟的心肺复苏术。在这期间,Enmak侥幸活了过来,奈何刚恢复意识没有开口说话,因而仍旧被带往医院进行检查。   没成想在行至医院途中,Enmak完全清醒过来,强行拆除自己身上的输液管后就要逃下车回家,致使一名护士蒙受轻伤。 救护车就这样追着复活的Enmak要他停下来,不料反遭Enmak手持木棍挥舞攻击,无法近身。最后,医护人员只能放任Enmak徒步奔跑3km回家,并在家人的劝诫下冷静回屋。 对此,妻子透露,这已经不是Enmak第一次从鬼门关存活下来了——2019年间,Enmak曾在欣赏泰国传统舞蹈途中进入濒死状态,但表演结束后就再度活过来。   大概是阎王爷发现写错人名,把他从生死簿上划掉呱…… 你又怎么看待这一事件呢?欢迎在评论区和我们分享你的看法哦~   你还可以阅读:【世界无奇不有!】妇女抗癌失败身亡,准备火化竟『突然醒来』!? 照片来源: Thaiger 照片来源: Thaiger

时事

大马国家足球队边锋球员Faisal Halim,上个月(5月5日)遭不明人士泼硫酸后,于6月13日首度露面表示,为了家人的安全,他愿意牺牲上万令吉的薪资,且不再踢球! 事情是这样的,Faisal Halim(26岁)于5月5日在雪州某购物商场被不明人士泼硫酸。根据中国报报道,当时有2人骑摩哆接近他,然后突然向他泼硫酸,导致他的手臂、脸颊和身体大面积灼伤,衣服更被腐蚀。   由于受伤程度达到四级灼伤,他因此得接受4次手术,并且在重症监护病房待上10天,之后便出院继续休养。事发一个月后,他终于在昨天6月13日首次亮相记者会,表明他的想法。 根据星洲日报及Malay Mail报道,Faisal Halim泪洒现场哽咽表示,家人的安全是他最在乎的事情,不希望家人受到牵连,也愿意为此牺牲高薪退出足坛。 “我不介意放弃上万令吉的薪资,我愿意回乡过安稳生活,就算工作一天只有RM50或RM100,最重要是家人的安全。”   他说,没有想过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也无法接受,这让他和家人每天都活在恐惧中。 “对于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和家人都感到很难过,但事情已经发生,我们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情,但我们还能掌控我们的未来。” 虽然已经过多次手术以及植入新皮,但他的脸部、手部等伤口仍非常明显。   【盼能再次回到球场踢球】 他透露,休息了将近1个月后,踢球很吃力,还是会浑身发抖。尽管如此,他依旧希望能回到赛场踢足球。 “我真的很想念足球,想要踢球和训练,但我现在必须先专注康复疗程。我会等到医生允许我参加比赛,到时也会努力争取参加比赛的机会,希望未来还能代表球队出战。” ▼相关影片① 影片来源:84hotspot   ▼相关影片② 📽️ The...

时事

枕边人原来是禽兽! 大马一名女子投稿至Facebook专页「XUAN Play」,讲诉她发现老公最近收入增加,没想到来源竟是售卖她的裸照,让她顿时晴天霹雳,没想到老公回应超不要脸!   这名女子透露,她和丈夫在一起三年,育有一名一岁孩子。丈夫在3个月前突然说很累,想休息一段时间,然后就离职了。原Po想了想,毕竟夫妻俩还有存款,而她也有工作,所以同意了。 虽然丈夫没有工作,但他却还有收入,原Po问起时,他说自己在家工作,偶尔回公司。 可是有一天,原Po无意间发现丈夫手机上有跟很多人聊天的记录,内容让她震惊不已:“他竟然在卖我以前不懂事的时候拍的裸照和视频!”   原Po质问丈夫,他抵死不认,并且删掉了证据。原Po担心外流,因此想收集足够的证据所以才继续忍耐。有一次她趁着丈夫洗澡赶紧查看手机,但来不及录下证据,丈夫就出来了。 不仅如此,丈夫还以妻子很忙,没有顾及他的生理需求,要求妻子拍裸照或者视频让他自行解决。原Po早前一直拒绝,最后忍不住问他是不是拿去卖,丈夫恼羞成怒,转移话题指责原Po偷看他的手机,说他只是觉得开销大才卖来赚钱。   原Po没办法接受,要求丈夫删掉全部视频和照片,但他不肯。原Po无可奈何,只好寻求网民的意见:“我应该怎么做?离开他,孩子才一岁大,照片视频没删掉也无法解决问题。” 这则投稿引起网民热议,纷纷谴责丈夫太过分,并劝她报警: —「请报警去,谢谢 🙏🏻」 —「很恐怖叻,还是老公叻……」 —「这样的枕边人还可以要吗?」 —「报警啊,这种老公还留来煲汤吗?」 —「迟一点会不会把你推入火坑?太可怕了!」 —「以牙还牙!不然就告他,妇女部可以帮到你。」 —「报警处理,不要找借口孩子小,给他机会再度伤害你。」 —「报警吧,他已没当你是老婆,再住一起迟早连身体也被卖。」 —「先认定一个事实,他心理有问题了,你不报警,对你和孩子以后都有伤害。只有报警了,由警方介入拿回所有的照片和视频,再举报买家,才算正真解决问题。希望你和孩子坚强勇敢面对一切,加油。」 —「好可怕,你就是他的工具,生殖工具、收入工具,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步他会怎么样利用你和卖了你!这样对自己的枕边人太可怕太恐怖了,没有信任可言!快跑!去报警!...

时事

为了不影响拍摄,剧组竟然要求ICU病患的家属哭小声一点,事情在网上曝光后引发众人的关注。 根据《读特新闻》和《西北信息报》报道,事情是于5月31日,在中国河南省郑州新郑市华信民生医院的重症监护室(ICU)门口发生。 当事人余先生称,当时他的母亲在ICU病房内抢救,他的姐姐因担心在旁边哭,ICU病房附近则有一个剧组在进行拍摄。   原本双方相安无事,岂料后来一名剧组人员走过来,要求他们哭小声一点,不要影响他们拍戏。 余先生对此感到不愉快,双方辩驳了几句后,有一人出来劝解,两人便一起离开了。当时他们在等待母亲的抢救结果,因此也没多说什么。 然而,剧组拍摄结束后,一名自称时“医院负责人”的人告诉余先生,由于他们影响到拍摄,剧组可能要起诉医院,让余先生傻眼。   余先生后来发现,这家在拍摄短剧的剧组公司名为河南青木影视传媒有限公司,而上述所谓的“医院负责人”竟然是剧组的工作人员! 他事后将这次遭遇发上网,质问“为什么他们能在医院内拍摄”、“占用医院的地方还要求患者家属小声点”,事情传开后,余先生不仅没等到剧组的道歉,反而一直被该公司的工作人员“劝删”影片。 当天晚上,余先生母亲逝世后,一家人沉浸在悲痛中时,该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却多次给他发信息,请他把影片下架。此外,涉事医院也没对此事做出解释。   6月3日上午,青木影视的相关工作人员向余先生表达歉意,但余先生希望公司以影片的形式,公开向自己一家人道歉。 “希望华信民生医院与青木影视能够共同公开道歉,也希望医院对事发时为何无人维护现场秩序的情况作出解释,为何自事件发生以来,医院方面始终没有人联系我?” 6月5日,余先生再次发帖文,指三方经过见面沟通,已经解开误会。   至于医院是否允许拍摄影视剧,深圳某医院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外部团队若有意在医院进行拍摄活动,首先需获得医院的明确许可。 在获得同意后,还需确保物业部门以及医院的相关人员能够在拍摄现场维持正常的就医秩序,以确保拍摄活动不会对其他患者和医院工作造成任何干扰。   ▼相关影片 影片来源:西北信息报   病患家人已经够担心了,剧组却还提出这种要求,实在是有点缺乏同理心…… 你对此事又有什么看法呢?来说说看吧。...

时事

因细菌感染导致败血症,一名37岁美容师为了保命,不得不截去四肢,花了30万元(约104万令吉)医疗费用。   据《新明日报》和《星洲日报》报道,这名来自马来西亚怡保的林艾玲(37岁)在2016年去新加坡当美容师。平时的她,爱打扮、喜欢化妆和四处拍照。然而,去年(2023年)10月,一场疾病让她失去了四肢。 尽管经历极大的痛苦和考验,林艾玲在接受采访时大部分时间保持冷静,但不时仍忍不住落泪。   她回忆道,去年(2023年)10月初感到不适,开始发烧、腹痛和全身无力。初次看诊后症状未见好转,因此她两天后再次就诊。 医生一开始怀疑她是食物中毒,开了药,但第二次看诊时,医生发现她的情况不太对劲,建议她去医院急诊室,之后她便失去了意识。当她再次醒来时,发现身边布满了医疗设备,家人也赶来医院陪伴。后来,医生告诉她的家人要做好心理准备,因为她的病情十分危急。 医生确诊她患有细菌感染,尽管已经苏醒,但身体状况依然很差。她心脏功能很弱,供给大脑的氧气不足,若继续下去可能会导致脑死亡。医生建议她注射药物让血液流向心脏,确保大脑继续运作,但这可能会牺牲身体的某些部分。 林艾玲说,家人原以为最多会失去手指,没想到她的四肢逐渐发黑。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脚变黑、变重,甚至失去控制。医生表示细胞已经坏死,细菌感染引发了败血症,必须截肢才能保命。   谈到截肢时,林艾玲不禁流泪。她最终决定在去年2023年11月29日截去双手,12月19日截去双腿。 林艾玲表示,她已花光所有储蓄用于住院和复诊费用,目前没有收入,只能依靠姐姐照顾。她希望如果有人愿意帮她一把,她将感激不尽。 为了恢复行动能力,她分期付款购买了双腿的义肢,因为双手的义肢较贵,还未购买。一只手义肢就已需要1万4000元(约4万令吉),因此她先购买了价格约1万5000多元(约5万令吉)的双腿义肢,目前正在适应中。   其实,患病期间,林艾玲的大肠被发现有破洞,为避免感染,医生在她的腹部接上了造口袋以助排便。 她在今年2024年1月出院了,最近也拿到腿的义肢,一切都需慢慢适应。她说,出院后仍不习惯,每走一步都需非常小心避免跌倒。   此外,林艾玲希望能继续在新加坡治疗,并且希望康复后能找到一份适合的工作。她愿意与有类似经历的人分享经验,帮助他们面对困境。 她坦言,起初很难面对这一切,但在亲友的帮助下逐渐平复心情,感激家人和前老板的支持。林艾玲之前在美容院工作,生病期间美容院垫付了一部分医药费。 “我的保险在马来西亚,当时急需用钱,老板就帮我付了,让我安心养病。虽然我现在不工作了,但还是十分感激。”   林艾玲出院后,就住在姐姐与姐夫位于勿洛的三房式组屋,她的母亲也搬来照顾她。 母亲表示很心疼女儿,尽管经历痛苦的遭遇,但还是十分温顺。 “她从来没有歇斯底里或发脾气。”...

时事

诈骗集团如此猖獗,人人都有可能中骗,大马羽球混双女将赖沛君日前在社交媒体发文透露,自己遭遇诈骗集团,被骗走了几乎所有积蓄,情绪大受打击! 根据《东方日报》和《光华日报》报道,赖沛君坦言,自己被诈骗集团骗了走了几乎所有的积蓄,而这些是她辛苦坚持打拼几十年的血汗钱,让她备受打击。   赖沛君透露,得知自己被骗之后,她一直在复盘整个骗局,并责怪自己的愚蠢与善良。沉寂许久之后,她终于鼓起勇气,决定把这件事分享出来,避免有更多受害者上当。 这段时间她一直到警察局处理这件事,并且缓和自己的情绪,因此在社交媒体上消失了一段时间。 她说:“其实要把自己被诈骗的事情说出来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事,毕竟谁愿意跟别人说自己很笨被骗了,对吧?”   不过,她仅透露自己被骗,未说明损失多少,以及诈骗集团使出的手段。她希望能调整好状态,并恳请大家给她一段时间好好沉淀、消化。 之后,她会再想能以什么形式,分享被诈骗的过程和一些避免被诈骗的方式,帮助大家提高警惕,避免再有更多受害者上当。   最后,她希望自己能坚强及振作起来,接受自己被骗的事实,清理好思绪,调整好心情,做好当下该做的事,并感谢在她最煎熬时陪伴着她的人。 这则帖文引起网民热议,纷纷鼓励她振作起来:「经一事长一智,爬起来继续努力,你还年轻,加油!」、「事情已发生,生活还是要过,加油!」、「加油,除了这个真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整理好情绪,把该报警处理的,该安排的都做好,再重新出发,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原帖如下   若能追回损失的财物当然是最好不过,以后要多加注意了,希望沛君振作起来,继续往前看,加油!   你还可以阅读:【大马羽球员遭诈骗案❗】警方证实赖沛君坠入『投资APP』骗局,被骗金额高达RM400,000! 照片来源: Lai Pei Jing 赖沛君丨Facebook 照片来源:...

时事

大马3名越堤族共车前往新加坡工作,不料在途中不知何故连人带车坠入3米深的沟渠,3人不幸毙命! 根据《中国报》、《星洲日报》和《8视界新闻网》报道,这件事发生在6月1日早上7点至8点左右,地点位于柔佛新山Sultan Iskandar大道14.3公里处。 警方初步调查,相信是下雨后路面湿滑,三人共乘的休旅车失控坠入路旁的大水沟,水位淹没了车顶,车里3人受困毙命。   3名不幸罹难的死者分别是35岁女子侯晓珍、31岁女子朱婉柔和28岁男子朱伟颜,其中朱婉柔和朱伟颜是姐弟,来自永平,朱婉柔已婚,育有一名5岁儿子。 ▼侯晓珍   ▼朱婉柔   ▼朱伟颜   这对姐弟的妹妹朱舒琪透露,哥哥姐姐在新山居住,每天越堤到新加坡工作。姐姐朱婉柔是一名美容师,在新加坡工作十多年,姐夫也在新加坡工作。 至于哥哥朱伟颜则是在疫情前才到新加坡工作,担任厨师已有5年多,而朱舒琪则在新山工作,三姐弟感情要好。   由于每天来回通勤太累,朱伟颜原计划6月3日就搬回新加坡住,也有打算辞掉新加坡的工作,回去永平发展,但还没做好决定。 朱家家人感情相当要好,朱舒琪说,上个星期天,姐姐才带爸妈和家人到新加坡动物园一日游,并计划在8月安排旅行团,带一家人到中国旅行,但愿望已经落空,永远无法成行。 此外,朱舒琪表示,姐姐的孩子即将庆祝5岁生日,原本还打算在新山举办庆生会,准备好礼物要送给幼儿园的同学,但没想到孩子跟妈妈就这样阴阳相隔……   另一方面,另一名死者侯晓珍是朱婉柔就职的美容院隔壁美发店的店员,三人相识多年,当天侯晓珍因电召车司机走错路,想要搭姐弟俩的顺风车。 车子坠沟时,侯晓珍刚好与一名国外朋友视频通话,大喊“沉了!沉了!”,及时发送了定位给朋友,发送时间就在他们离开住家约10分钟后,推测开车不久就发生意外。   朱舒琪表示,坠沟的休旅车属于姐姐,事发时由姐姐驾车,案发地点距离住家不远,加上也是一条直路,不明白为何会坠沟。 她说,车上虽有安装行车记录器,无奈调阅不到画面。她希望,若有其他司机的行车记录器拍到事发经过,可以提供给警方或家属。...

娱乐

大马童星组合「四千金」成员“凯儿”(余凯慈)在2019年以29岁之龄,与71岁老公拿督戴华昌结婚,这段相差42岁的恋情当时就引起网民热议。 如今两人结婚5年,育有三名孩子,日前还举办了结婚5周年派对,感情依旧甜甜蜜蜜。   根据《星洲日报》和《东方日报》报道,大马新闻主播兼主持人庄文杰日前在Facebook晒出他和戴氏夫妻的合照,并在文中分享凯儿和戴华昌恋爱的趣事,让他感叹: “爱情本来就有很多模样,太快陷入价值判断,可能会因为经历得不够多,却又急着要说些什么而容易掉进误区。难道,不能给爱情一点时间,看看它最终会开出什么样的花朵吗?”   戴华昌在采访中透露,凯儿是他单身30多年来,唯一一位心动的女生。为了表白,他还特地飞到日本,每天在凯儿上学路上等候。奈何郎有情,妹无意,他的表白只换来一句:“我们是好朋友”的答复。 尽管被拒绝了,戴华昌不放弃,继续追求凯儿:“我脸皮很厚的,所以继续追”,终于用诚意打动凯儿,两人开始交往,最后步入礼堂。   对于丈夫的痴情,凯儿说,早在10年前,她就曾听哥哥说,戴华昌每年都会打三、四通电话给哥哥,从外围打听她的消息。戴华昌大方承认:“对,我就是脸皮很厚的,就是想要追到她。” 随后,庄文杰要求戴华昌说老婆5个优点,他说:“太多了,不知道要从哪里说起。”   面对同样的问题,凯儿回答:“包容。” 如此坚定的回答让庄文杰感受到她对丈夫爱意:“从她坚定的眼神,好像让我突然明白,那个动心的时刻,可能不是山盟海誓、不必千言万语,而是打中每个人内心最渴望被疼爱的需求,某个时刻被感动到了。”   在大众看热闹之时,只有他们和身边的家人朋友才明白他们的爱情究竟经历了什么,一句承诺很简单,但要携手余生并不容易。 5个年头过去了,今年正好是他们的木婚之年,相伴了5年,他们的爱情也像树木一样茁壮成长,变得坚固。祝福二位一起相濡以沫,相守到老。   你还可以阅读:【在孩子面前大合唱!】四千金难得合体,一起唱当年唱过的儿歌!(内附影片) 照片来源: 中国报 照片来源: 庄文杰 Darren丨Facebook...

时事

说到对香港人的印象,很多人都会说他们人很凶。不少游客到香港旅行,都免不了经历一些不愉快的体验,比如在餐厅用餐时被服务员“骂”等等。 根据《am730》和《South China Morning Post》报道,香港政府日前就宣布将在2024年6月推出“全城礼貌运动”,希望各行各业都有礼待客,并让每一位香港市民都成为“礼貌大使”。   香港文化体育及旅游局局长杨润雄说,此运动是为了将好客之道的精神宣扬到社区,提升香港成为“旅游友好”的旅游目的地。 该运动涵盖18区、全港学校、大小商户、交通运输各行各业。除了做宣传,当局也会与学校合作以加强推广“礼貌运动”,实行“以礼待人,从小做起”。   杨润雄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香港人大多彬彬有礼,多数服务业的员工都提供高水准的服务,但也有一些服务质量差的个案。” “通过即将推出的运动,我希望能鼓励人们多笑一点,或者主动帮助游客。工作人员在照顾客时也可以更体贴一点。”   ▼不过,当地人似乎对此政策感到不满,不少香港网民都留言吐槽: -「全城问候。」 -「问候你老母好。」 -「笑着说DLLM。」 -「香港人其实好有礼貌,即使不认识对方,都会问候其娘亲及家人!🤣」 -「当我成为礼貌大使时,我会对人微笑🙂,总会遇到很多人问道:“笑什么Lan野?”,我微笑着回答:“关你Lan事😄”,然后没意外的话,就会出意外了😇」   你是否也去过香港旅行?对于此政策又有什么看法呢?来说说看吧~   你还可以阅读:【在大马说华语,完全没问题👍🏻】中国男子来大马旅游,赞这里比在香港说华语更容易!(内附影片) 照片来源: Unsplash/crysttallai...

时事

Axia Sakit事件又再上演? 根据《Lobak Merah》和《星洲日报》报道,社交媒体上疯传一支影片,画面显示有一对男女疑似在一辆黑色Axia内“车震”,一名男子路过发现,随即上前要求他们摇下车窗。   正在“办事”的两人惊觉车外有人,立刻驱车离开,短短28秒的影片立刻在网上引起热议。 据悉,这件事发生在Gombak Utara清真寺的停车场,网民震惊不已,纷纷谴责这对男女在神圣的场所做出不当的事,非常不尊重。 ▼相关影片 影片来源:MALAYSIA MOST VIRAL丨X   不仅如此,网民们根据车牌号码肉搜出车主,甚至公开羞辱车主。事件越演越烈,车主的孩子在社交媒体上回应并澄清,这辆车子在父亲名下,但那天使用车子的人是弟弟的朋友。 “这辆车在我父亲的名下,他是一位退休教师,我父亲的名字和家庭住址也被疯传,这辆车是我在吉隆坡读书的最小的弟弟使用的,他将来也会成为一名教师,我们来自一个良好的家庭,而不是网传的‘作恶者’。”   事发前几天,原Po弟弟的朋友借了那辆Axia,说要送人去诊所,但没想到他们从诊所回来后,竟然在车上做出不雅行为。原Po澄清:“是我弟弟的朋友做的,不是我的弟弟。”   由于原Po的家人在登嘉楼,而涉事者在吉隆坡,他们已经联系上原Po的家人,并向原Po家人道歉。 原Po赶到吉隆坡处理这件事,表示: “如果这个案子延伸到宗教局,那就不再是我们的责任了。我父亲因这件事被谩骂和造谣,甚至有不明电话打来给我父亲,我只是想为我父亲澄清。”   之后,Masjid Gombak...

Advertisement